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相恋十年三十题: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前天晚上,我在家里宅了接近一个星期之后,痛定思痛不能这么宅下去了不然家里要成鸡窝了,于是决定花了30RMB想去电影院看一场据说很精彩的撕逼大戏。

※结果看得很不爽,剧本太不厚道,刚撕完逼就开始和好,还不如我和我邻座那个从周崇光死就开始哭的女的现场撕一场来得痛快。

※今天晚上,我又花了30RMB想去电影院给岳父拍拍马屁贡献贡献票房。

※结果我还是很不爽,因为我终于明白了,就算我最后在电影院心理共鸣到嚎啕大哭,岳父还是不会因为我特地带了学生证去买的30RMB的学生票而把小野嫁给我。

※这就是我悲伤的这两天,为了避免你们和我一样悲伤,发个糖治愈治愈你们。

※前排带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Natsume  @猫丁鱼 

 

>>>


        叶修拉开冰箱,看到冷藏柜的第二层搁着仅剩的三碗未拆封的泡面。

        统X老坛酸菜,康X傅香菇炖鸡,今X郎酸豆角排骨,翻来覆去仔细辨认了几遍,确认没有他最喜欢的红烧牛肉味。

        蓝河正在厨房里做饭,把砧板震得哐当哐当作响,估计是在切土豆,池子里的水也哗啦啦地流着,不知道在洗什么菜。

        锅碗瓢盆交织成的背景乐的确是俗世而幸福的,哪个男人不把一回家能听到有人在厨房里做饭的动静这件事列入人生美满事业有成的标准里,然而享受着这种待遇的叶总裁却呆在冰箱前愣了整整一分钟,才一脸颓然地随手挑了盒泡面出来,又转身给助手发了条短信让他记得补给家里的泡面库存。

        哦,记得要买红烧牛肉的。

 

        甜蜜而痛苦的原因都来自于,蓝河开始修炼做饭的技能点了。

        高考之前天天泪眼汪汪巴望着三个月长的高考假,结果离学校才两天小孩儿就开始皱着包子脸喊无聊,叶修原本想说服他去学车,蓝河撇着嘴望了望外头明晃晃的大太阳,干脆偷偷摸摸打了个包,一个人溜到天南海北地兜风去了。

        这一去就是近一个月,叶修在家里替他收到Z大的通知书的时候他还在鼓浪屿听海,电话那边海风海浪声糊成一片,估计还在和偶遇的同行人攀谈,听着自家男人哀哀怨怨的殷切呼唤也只带着笑意应和了一句:“通知书到了?哦哦我考上了,早就知道的嘛!”

        叶总裁咬牙切齿地挂了电话对着手里厚厚的一摞文件摔笔,心道反了天了这还得了,回来之后必须锁屋里,哪儿都不许去!

        ——哪儿都不许去的下场就是,小朋友回来之后被按在床上狠狠折腾了几晚,又哎哟哎哟叫唤了几天,等到那点精气神儿一恢复又开始满屋子翻箱倒柜找事做,暑日绵长啊枯燥难耐啊地趴在沙发上哼哼了好久,直到脑海里那个小灯泡“叮咚”一亮,一撸袖管豪情满满地指着厨房:“叶修,小爷要练做饭!”

        蓝河做饭的手艺向来一般,至于一般到什么程度……佛曰不可说。

        叶修见识过他把土豆丝切成土豆棒,也见识过他把糖醋排骨炒成椒盐排骨。心里琢磨着咱又不差钱,叫个外卖分分钟的事,干什么这么折腾自己的胃,不然你煮面也行啊,面好吃。

        蓝河捏着锅铲一脸严肃:“那不行,抓住一个男人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做饭是必备技能!”语毕还捏了捏拳头作了个加油的动作,小眼神儿格外认真,小模样儿格外讨喜。

        于是叶总裁“biu”地一声中箭,捂着胸口被萌出了一脸血:“不不不,你不用做饭,卖萌技能点一点就能抓住哥了,不带跑的。”

        自然换来了小孩儿高冷的一声“哼”:“我有说那个人是你吗?”

        叶修摸着下巴神秘一笑,是不是我咱们晚上见真章,嘴硬,嘴硬有用吗?

        当然后来事实证明,嘴硬的确是没用的,除非你某种时候叫得够动听。

 

        事实还证明,不是所有拙都能靠勤补上,做饭这件事,还需要那么一点天分。

        打那之后蓝河真就老老实实磨练起了做饭的技术,每顿必下厨,操着把菜刀哐当哐当切乐此不疲地把各种丝切成棒。这也就算了,要命的是无论他再怎么精斟细酌,调出来的味都是咸咸淡淡没个定数的。

        叶修拿筷子戳了一块红椒,又戳了一块青椒,心说这色彩搭配的,还不如自己缩回电脑前面接着研究股市呢。结果往嘴里一搁,更加觉得这顿饭吃得还真不如回去看股市,股市跌宕起伏都没这咸淡交织来得勾人心弦。

        叶修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口水,想:得抽个空带这孩子去医院做个大检,看看他是不是味蕾没发育完全。

        偏生一抬头又看见蓝河还在桌对面咬着筷子吃得一脸心满意足,顿时默了。

        ——这小朋友的积极性,有点不好打消啊。

 

        叶修草莽出身,年少轻狂的时候就一脚踩进了商海,仗着一身胆气如今也算混到了出人头地,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有像创业之初那样,半夜被饿醒爬起来自己下泡面吃的一天。按说他自己其实也不会做饭,没什么好嫌弃蓝河的。不过恰如小蓝同学煮得一手好面,叶总的独特技能在于……嗯,煮得一手好泡面。

        泡面这东西是不太营养,可是禁不住给人带来的味觉感受很爽。特别是面对了两顿黑暗料理,又进行了某项生命大和谐的运动之后,重拾老本行的叶总裁把自己泡的红烧牛肉面碗里的汤都喝完了,才满足地打了个嗝觉得这尼玛才是人生。

        回到卧室里,小孩儿揪着被角睡得正香,多大的人了睡姿还是这么不老实,锁骨和半个肩膀都裸露在外,上头零星的痕迹还很新鲜。

        叶修走到去帮他把被子掖紧了,才退到窗边抽了一根烟,屋子里冷气开得很足,一拉开玻璃窗便把簇拥在窗边的热蒸汽滚滚地推了开,烟雾顺着散进朦胧的夜色里。H市七月的夜飘着股隐隐燥热的风,时近凌晨三点,这座城市还是不眠似的灯影幢幢,况且身体餍足,烟草提神,把叶修仅存的一星睡意驱逐了个干净。

        ——而蓝河的呼吸声平稳地响在身后。

        在外面跑了一圈回来,黑了也瘦了,十八岁的成年人更是开始抗拒自己被称作“小朋友”,恨不得把身份证贴在脑门上,做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才对得起他的年纪似的。

        想练习做饭?那点小心思瞒得过谁,无非是希望自己再好一点,再全能一点罢了。自己是一棵树,紧紧实实地将他庇护在繁茂的枝叶下,可他偏偏不甘心,偷偷摸摸地攒着雨露想长成另外一棵树。

        叶修把手上的一根烟抽完,下意识地接着摸了一根出来,又想起蓝河天天在他面前念叨着的“一天三根不能更多”,忍了忍还是塞回去,又把烟盒往床头柜上一扔,才合上窗子缩进被窝里。

        蓝河迷迷糊糊间感知到床榻另一半承受的重量,下意识就往他怀里缩,滑溜溜的身体带着股少年人特有的涩与暖。

        黑暗料理什么的……能忍就忍吧,大不了事后饿了吃泡面。

        叶总裁在入睡之前慎重地做出了这个决定。

 

        老坛酸菜,香菇炖鸡,酸豆角排骨。都不是他喜欢吃的口味。

        今天的日子有点难熬啊。

        给助手发完了买一箱泡面的指挥短信,又补上了一句“红烧牛肉味”的,叶修深刻地自我检讨了一下,觉得这种事要么自己备足库存,要么必须给身边人紧紧口风,总之是不能传出去落下一个总裁夫人不贤惠的话柄。

        小蓝同学小模小样小身板,虽然怎么看都离“贤惠”有点遥远,不过也在努力着“贤惠”的路上了。

        叶修往厨房瞅了一眼,确定蓝河一时半会儿沉浸在“自己是大厨”的自我满足里出不来,才蹑手蹑脚地去客厅的饮水机边接水泡面。

        抓紧时间垫垫肚子,还得毁尸灭迹。

        ——这甜蜜而忧伤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哦!

 

        下午叶修回公司开会,晚餐时分破天荒地下了趟员工食堂,助理方锐在旁边忍着笑问:“叶总,您最近家里伙食开得这么差?”

        叶总一巴掌拍他头上:“哪壶不开提哪壶,闭嘴啊你。”

        方锐的眼神很真诚,方锐的语气很幸灾乐祸:“您家那个做饭真这么不好吃啊?”

        叶修一巴掌拍他头上,笑得诚恳而心脏:“去,把我中午吩咐你买的那箱泡面送我家去,就跟蓝河说,是他抽奖中的。”

        方锐同志顺便石化,在心里骂了一句:您真能扯。

 

        于是叶修晚上回去的时候就看见蓝河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泡面,那箱红烧牛肉被他简单粗暴地开了封堆在墙角,屋子里飘着一股泡面汤底的浓香,电视里的某个综艺节目漏着笑声不断。

        叶修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往沙发上一扔就凑过去抢他的面碗,小孩儿一躲没躲开,干脆笑嘻嘻地往他手里一塞,起身道:“没出息,泡面都要抢我的,看我重新去泡一碗。”

        叶总裁万分大度地做了一个“准旨”的手势,就这他吃剩了半碗的面喝了一口汤,拿起遥控器调到财经频道,想了想还是调回了那个有些低龄感的综艺节目。

        ——喜欢的家,喜欢的蓝河,喜欢的口味的泡面,喜欢的夜晚,还是笑声作底色比较好。

        蓝河撕了调料包倒了水,趁着热面的时间又跑回厨房里翻出了一罐豆豉,回来的时候时间把握得刚刚好,纸盖揭开香气便散了出来,汤汁漫到三分之二的高度,粉包倒进去五分之四,浓郁得正合口味。

        叶修看着他动作娴熟恰如行云流水,一句话心里憋了好久没忍住:“蓝河啊跟你商量个事儿,咱不练做饭了成吗,哥好歹,这还是供得起你天天在外面吃的。”

        小孩儿使着叉子拌面的动作一滞,抬头默默地瞅了他一眼,又默默地点了点头。

        耳根有点红。

 

        据说要抓住一个男人,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蓝河因为这个事忧伤了好一段时间,反正做饭这辈子是不怎么指望了,天生的技能条就是灰的,加点都加不上去,叶修的胃还不至于能被各种面抓住这么好打发。

        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个“据说”。

        比如,据说爱一个人的表现是,日子久了也能学会他擅长的事。

        小蓝同学咬着被角心里流下了两行宽面泪,心想,最后学来了泡得一手好泡面,这也算是爱他的表现了吧。

 

        —完—


             

评论(37)
热度(30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