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ABO]不平等条约

  

※原著向的二次设定,ABO世界观,剧情承接上篇《谈恋爱和过日子》。

※关于扯证前后的二三小事,互相算计一下。

※快死在基三坑了QWQ 要是我半月没更文记得把我催回来QWQ 国庆节快乐,大家玩得开心,爱你们-3-    

※——爱才不拘寸土必争,不拘方寸不让,所以不平等又怎样。


>>>

 

“叶修你想得美!”蓝河怒道,“这是不平等条约!丧权辱国的!”

叶修端着碗泡面窝回电脑前,透过屏幕面不改色地笑了一声:“我是想得挺美的。”

如果他们之间不是相隔着一千三百公里的直线距离,蓝河毫不怀疑自己已经一巴掌糊在了那张一如既往欠揍的脸上。

 

房间的角落里整齐地码放着收拾好了的行李,视频对话框之后的荣耀游戏界面上,蓝桥春雪正站在帮会仓库师的旁边无聊地做着待机动作,而就在五分钟前,他们的对话内容还是友好和睦促进共同发展的结婚事宜。

“明明说好的和以前一样,上半年我每月飞杭州下半年你每月飞广州,既然我们对于暂时的异地都没有异议,那为什么现在变成了我搬到杭州去做线上工作?!”蓝河崩溃道,“你又是什么时候跟我们经理接上头的啊!”

对面的Alpha一脸淡定地搁下手中的泡面,诚恳解释道:“我忙,有时候怕误你的发情期,你们经理很理解。”

“你忙屁忙,陈姐都跟我说了你现在是个闲差,”Omega直白地戳穿他,“发情期我有抑制剂,误个一两天没问题!”

叶修意味深长揶揄:“陈姐都喊上了,你什么时候和我们老板娘接上头的啊?”

蓝河耳根一热,才意识到被他反将了一军,嘟囔了一声:“要你管。”

 

两个人在一起两年,标记是老早的事了,这一回是准备趁着十五赛季世界联赛休赛年扯个证,落实合法伴侣的名头。

时值夏休期,叶修这个挂名的战术指导也跟着兴欣战队的一帮小年轻们放了假,天天闲得在网游里兴风作浪,蓝河领着自己东家同他斗智斗勇来了好几回大混战之后终于深感累不爱了,敲开私聊框斟酌着要求自家Alpha助攻跑路计划:“不如我们就在杭州登记吧,正好我跟经理多磨两天假。”

那边叶修以极其不合正常水平的手速慢吞吞地回过来一个“成”。

事出反常必有妖,蓝河莫名有了一种自己挖坑往里跳的错觉。

怀着这么忐忐忑忑的心情去请婚假,经理大手一挥批了他大半月,几个Beta同事纷纷垂泪不已地表示“你快去做交接工作,别新婚燕尔的被你男人吹了枕边风策反了”。

蓝河哭笑不得:“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必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吧!我是那么容易被策反的人吗?”

笔言飞痛心疾首:“我们相信你,我们不相信叶修。”

蓝河顿时默了:二笔说得也是。

怪只怪他家Alpha仇恨太高天生脸T,坑起人来不论远近亲疏自家别家的。

等到整理好了行李就差把自己打个包送去杭州了,临行的前晚上,蓝河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对于登记结婚这件事向来采取“随你撒手办我只出人”态度的老叶同志在视频聊天框那边悠哉吐了个烟圈,语气很霸道总裁:“你把你广州租的那屋退了吧,搬过来跟我住,我和你们经理商量了下,线上工作也挺方便的。”

蓝河一听就愣了——这和说好的发展方向不一样啊。

叶修老神在在地叹了一口气:“为了这茬事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你们经理非让我签个什么条约说以后不能恶意去抢你们蓝溪阁的野图Boss,我就纳闷了,我哪次恶意了?”

“你哪次不恶意了?!”蓝河一口气差点没喘匀,“经理卖我卖得这么明显,你也肯信了?!”

叶修意料到了似的,只乐悠悠一笑:“商人嘛,为利往为利来,再说了,咱这不都相信着你对蓝雨的一片赤诚之心吗?”

蓝河闻言愣了半晌,面无表情地说:“呵呵。”

不平等条约加身,被自家经理卖了的小蓝同志只好苦逼兮兮地拉着行李去投奔下家。广州的房子他犟着没退租,陈果在电话那头信誓旦旦:“小许你别担心,我把叶修的工资直接打到你卡上交房租,这个必须报销!”

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在蓝河竭力挣扎扳回小小一城之后,就算是这么拍板定案了。

 

杭州的房子是一年前买的,近九十平米的小户型两居室,正适合一家三口住。蓝河之前来过一次,刚刚装修好的屋子里那时候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墙漆味道,地板上尽是装修材料和废尘,四面窗户大敞通着风,他捏着鼻子好奇地打量叶修决定落户杭州后置办的这一小方天地,却听见Alpha在背后惯然懒着那把嗓子开口:“以后我们俩结婚,这里可以当新房。”

太随便的语气,太漫不经心的调子,像是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却听得已被他标记的Omega浑身一僵。

叶修这个人从来不会玩儿什么浪漫,蓝河常想,可他单刀直入,上来便是利利落落的一套散人快打,就连平白一句话,都抵过在舌尖翻滚千百回仔细斟酌出来的那些旁推侧击。

所以一年之后,当他在千里之遥的广州府收到叶修快递过来的戒指,并一张字体潦草的,写着“新屋里甲醛散尽了,考虑考虑入住呗?”的便签的时候,就这么决定要结婚了。

叶修的行李已经从出租屋里搬过来了,屋子里出乎意料的整洁,空着的半边衣柜无声地宣示着这套房子应该有两位主人。蓝河把自己的用具收拾起来,填进房间里所有有意留给他的空隙,小小的空间霎时间满满当当,有了家的模样。

Alpha抱着晒好的被子从阳台进来,赤着脚,叼着烟,裤腿挽高到脚踝,一副不拘小节的颓唐懒散模样,淡淡烟草味的信息素也似被阳光晒焦了一样,干燥地散发出来。

蓝河把被子接过来叠整齐了搁到床头,转身的时候见叶修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揶揄道:“挺有主母风范啊,咱们下午就去把证领了呗?”

蓝河歪头,抬起右手现了现无名指上带着的戒指:“这么急着想把这个环儿换到左手啊?”

叶修不以为然地笑了一声:“换不换都一个意思么,什么左手离心脏近,哥不信那一套。”

蓝河干巴巴道:“那急什么啊,等一天也无所谓,我还能跑了不成。”

“你不知道情况。”叶修万分实在地向他科普,“我之前查过天气预报了,杭州明天高温预警,三十七度呢,多热啊还跑民政局。”

蓝河闻言滞了半晌,回过神来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道:“你还真挺会挑日子的。”

叶修很严肃:“那是,好歹是终身大事啊!”

年轻的Omega对于自家Alpha的不要脸已然麻木,板着脸道:“我这真的不是在夸你。”

 

最后还是即使去扯了证,大红本本上男A男O的名字并排摆在一起,颇有些圆满他们在事业领域不能比肩而立的遗憾的意味。蓝河在拿到证件的瞬间笑得锤了桌,指着证件照威胁叶修道:“你要是再搁我这儿心脏,我就把你的黑历史做成表情传遍微博论坛和QQ!”

叶修“呵呵”一笑:“说得好像你自己笑出那几颗牙不算黑历史似的。”

蓝河霎时间炸了毛:“叶修你敢!!”

负责盖章的工作人员是女Beta,见小两口拌嘴颇为艳羡地说:“AO结合有信息素做纽带,果然感情就是好啊!”

在外人面前这么现来现去的,蓝河觉得有些窘,叶修闻言却径直把人往怀里一带,难得认真道:“那不,我对信息素迟钝,他要是个Beta我照样喜欢。”

那女Beta取了印泥低下头替他们盖章,边笑道:“是我唐突了。”

将结婚证递到他们手上的时候,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恭喜。”

叶修接过红本往兜里一塞,道了声“多谢”,才转过身来把自家Omega的肩一揽,万分爷们儿地道:“走呗媳妇儿,咱回家。”

蓝河想这终生定得也太潦草了,不平等条约的事儿还没跟他算账呢,还有很久以前他坑蓝溪阁的材料,抢蓝溪阁的野图那些旧账,也是时候好好算一算了。

不就是比心脏吗,咱们走着瞧,师夷长技以制夷,大不了我学学你。

小蓝同志在心里竖了个中指。

 

天气预报这东西,向来是好的不灵坏的灵。隔天杭州如期升温,七月的下午,高温预警扼住了城市的脉动,外头高挂的太阳明晃晃的,叫人望一眼就觉得嗓子发渴,江南的那点儿缠缠绵绵的烟水气像被粗粝的竹筛子沥干了一样,整个杭州城被烤成一个巨大的蒸笼。

叶修花样百出的心脏难得发挥了下正面作用,预料到两个宅男被日头一晒果真就焉了七八成,关着门窗拉着窗帘窝在冷气开足的屋子里,百无聊赖地消磨婚假的大好时光。

 

“我可以做饭,但是不爱拖地洗衣服洗碗。所以……”蓝河趴在茶几上,思量着用笔尖叩了叩桌面,“这些你来。”

叶修正叼着烟抱着笔记本窝在沙发上翻荣耀的游戏论坛,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含糊不清地应下:“成。”

他正在写一份所谓的共同生活协议书,直言就算结婚了规矩还是要定的,不然我这老被你欺负也不是个事儿。虽然他的共同生活对象叶修一边点着头说“依你依你”,一边认为这完全是多此一举。

得到回答,蓝河心满意足地埋下头去,很是慎重地在手里的纸张上添了一笔,接着道:“你宅了这么多年要加强锻炼了,所以以后家里购置什么东西,跑路也都你来。”

叶修头也不抬:“也行。”

“不如这样,”蓝河搁下笔,“体力活儿都让你来,看你那虚胖的,是得缺哪补哪了,省得以后身体不行。”

叶修随口“嗯”了一声:“缺哪补哪,体力活儿都我干了,你补什么,补脑吗?”

蓝河难得不同他计较也不炸毛,一板一眼表情认真道:“说了我做饭啊,我缺技术,该补。”

“除了做饭呢?”

“没了,就这一个是技术活。”

“感情你除了做饭,在家里就当甩手掌柜了?”叶修阖上笔记本,“蓝河你过了啊!这是不平等条约,丧权辱国的!”

一抬眼,正见蓝河握着那张所谓的条约,满脸揶揄的笑意。

自己下意识说出口的这台词……略耳熟啊……

“你故意的?”叶修微微眯起眼,“长本事了,学会算计哥了?”

Omega孩子气地做了个鬼脸:“不止是故意的,还是蓄意报复,就说你签不签吧。”

叶修眯眼把他上下打量了几眼,片刻后大度地拍板,拿起笔歪歪斜斜签了个名:“成交成交,证都扯了,这多大点事。”

 

——爱才不拘寸土必争,不拘方寸不让,所以不平等又怎样。

要将你一军,现在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蓝河掸了掸那张协议书,脆响过后,得意地笑了起来。

 

—完—


评论(33)
热度(69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