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三)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随便写写


>>>

  

第三章:

   

这一夜睡得太好,连清梦都不曾来扰人,叶修作息乱惯了,这天却醒得比往常早一些。

他才动了动,怀里的人立刻发出了一声软软的呻吟。Omega的身体柔软,静静地倚在他的臂弯里,浑身散发出一种让他依恋的,清冽怡人的味道。

他们共享标记,所以身心相系,连信息素都合二为一,彼此杂糅。

再没有比这更让人安心的关系了。

彻底睡醒之后精神充沛,窗外天还未大亮,他在朦胧的天光之中搂紧了怀里的人。

蓝河似乎是察觉到他的动作,有些被惊动,却还将醒未醒,只揉开惺忪的睡眼,下意识便往自己Alpha的味道怀里蹭了蹭。

这种出自本能的依赖让叶修心情大好,他微微低头,看到Omega后脑有个小小的发旋,又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

 

对于探索这个人,他目前还感到乐此不疲。

然而在蓝河之前,他其实是并不想招惹哪个Omega的。

AO之间的关系原始而又野蛮,他对感情这事向来看淡。可是那天晚上,向他求欢的人偏偏是蓝河。

他早已经闻惯了的,雨水一样清冽的味道,在那一夜轰然四溢,令他心绪鼓噪,甚至情热有些不像他自己。

这个Omega在他身边已经三年了,山明水秀的小青年,办事认真又踏实,他不算最有天赋,但这不影响他的优秀,等过不了几年资历够了,可能就要往上爬。

叶修处事随性,偶尔看他尽职尽责地忙来忙去,不免又想,他已经站到了职业生涯的顶峰,而蓝河前途无量。作为前辈,他乐意见到并推就这位年轻人的功成名就,却又遗憾自己将要失去一位合拍的助理。

所以那天晚上,当Omega软绵绵的身体缠上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有意地顺从了本心,没有拒绝。

现在,他把这个Omega彻底绑进自己的生命里了。

 

以后他有他的天高海阔,可是自己手里必将捏着他的风筝线,这个认知让叶修十分愉悦。

他的人生顺遂强大,至于到底是何种心态,让他果断地占有了这个Omega,在事情顺利发展的现在,也不是很有追究的必要了。

Alpha对自己的Omega总有一种难言的占有欲,这样宁静的早晨,窗外早醒的清脆鸟鸣,将亮未亮的朦胧天光,一切都很好。

“小蓝,”他拍了拍怀里还在好眠的人,柔声喊,“起来了。”

 

他们只请了一天的假,部门里的一把手总是很忙,况且还有新的工作需要交待下去,两个人一早便回去上班。

照例叶修开车,到达公司的时候尚且不到九点。按理说他们新婚,应该有小半个月的婚假,可是事出突然,什么安排也没有,只好推后再说。

他们在公司楼下的餐馆吃早点,这家的白米粥煮得软糯香甜,蓝河早上不爱沾油,便就着白粥吃了两个馒头。

叶修挑了一小勺榨菜递给他,随口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蓝河手下动作一顿,疑惑地望了他一眼。

他还没有什么已经成家的概念,和叶修对桌坐着的时候,第一反应仍然是同上司在用商务餐。

“你搬到我家来,还是我们俩重新挑一套房子?”Alpha开门见山道,“或者直接在你那个小区里买一套也行,房产证写我们两个的名字。”

蓝河听他说得这样明白,才意识到,叶修这是在向自己发出同居的邀请。

“三居室我们俩住还行,”不等他回答,Alpha又说,“但是如果以后有孩子,住着估计会有点小,还是需要谨慎选择一下。”

蓝河:“……?”

 

他有点跟不上叶修的思路,前天他们还是普普通通的上下级关系,可是自从前天夜里他们滚上了床,事态就不可抑制地发展起来,昨天他们飞速地扯了结婚证,而今天,叶修竟然开始一本正经地和他讨论孩子的问题。

人生跌宕起伏,果真堪比过山车。

“再说吧。”

他手都有些抖,差点拿不稳调羹,也不敢直视叶修似笑非笑的促狭眼神。

但通红的耳根却藏也藏不住,不免又让Alpha那点隐晦的占有欲大为满足。

 

吃完早餐,两个人结伴上楼。电梯里遇到的同事大多是楼下媒介部和客户部的,纷纷自来熟地同叶修问好。

创意部门加班是常态,时常到了后半夜还灯火通明,一帮精英们铺开宵夜当大餐,对酒当歌地改方案,忙到拂晓时分才下班。

也因为这个缘故,他们没有什么准点上班的概念,特别是这时候才忙完一个案子,大部分员工都要临近中午才会踩点来到公司,正常的上班点,办公室里反倒空无一人,十分安静。

叶修手头积了好几份brief,这段时间部门里的副总监苏沐橙休了产假,要过一阵子才会回到岗位,公司里繁杂的事物就全堆到了他头上,偷懒都没得偷。

不过请了一天假,堆积起来的工作已经很让人头疼了。

蓝河坐在电脑后面,看叶修神色如常地一头扎进工作里去,不免又有些心不在焉。

他们坐同一间办公室,之前的三年里,他大部分时间都比叶修到得早。但今天他们同时抵达,不仅如此,办公室的门关上之后,两个人都已经发生了改变的信息素,很快就盈满了整个空间。

蓝河只觉得坐立不安,又叹了口气,心道,也只有叶修,才能这样凡事拎得一清二楚了。

 

等到午饭时分,差不多就是部门里的各项工作正式运转起来的时候了。

先前还空荡荡的格子间,已经陆续坐满了部门里的精英们,此刻都在埋头专注手里的工作。

到岗的同事越多,蓝河心头难免惴惴。

赋予和接受标记之后,Alpha和Omega信息素都会相应地改变。即使他们部门里Beta居多,对信息素并不是十分敏感,但他和叶修关系改变,这事显而易见,想瞒也瞒不住。

于是又是好一番头疼。

也不知道叶修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的顾虑,午后短暂的休息时间里,他在茶水间主动喊住了蓝河。

当时好几个同事在场,纷纷朝顶头上司打招呼,叶修一一点头回应,然后把目光投向自己的Omega,说:“待会下班,我们一起去挑婚戒吧?”

蓝河听得一怔,在周围陆续响起的一片哗然声中,耳根顿时又红了。

 

这下倒好,颇有些不打自招的味道了。

八卦流传的速度总是飞快的,到了下午,叶总监成了已婚人士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蓝河去楼下媒介部交方案,遇到笔言飞,还来不及问候,就被老友扯住了衣袖:“哎,你真结婚了啊?”

早先他在媒介部实习,后来被叶修截了胡,这才进了创意部,也算如愿以偿。但和几个同期的实习生关系都还不错,时常也会约在一起聚餐。

面对老友探究的眼神,蓝河只好点头。

“这么有行动力,”笔言飞咋舌,“不愧是叶总监。”

“行了你,少埋汰我。”

“哪里是埋汰。我这是羡慕,”他一个有点儿直B癌的Beta,只觉得AO都是天作之合,眼下见友人有了归宿,自然衷心祝福,“办公室恋情,挺浪漫啊。”

蓝河听得一阵苦笑。

天知道,他们之间明明没有恋情,也没有什么浪漫。

只有一晚突如其来的露水情缘,和一段前路未明的婚姻关系。

 

不过话虽如此,既然已经成结,一切也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叶修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望向他的眼神里却多了分柔情,素来都连名带姓地喊他,现在也会偶尔喊出几声亲昵得引人遐想的“小蓝”来了。

许多小事堆积在一起,从云端脚踏实地飘到陆地上,蓝河这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婚后生活已经这样莫名其妙地开始了。

而他连单身派对都没来得及开一个,实在是亏大了。

 

说好晚上一起去挑婚戒,他原本以为只是Alpha有意袒露他们的关系,而说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叶修竟然来真的,难得不准备加班,一到点便收拾起东西作势开溜。蓝河手头有一份文件核对到一半,也被他果断打断,推到了隔天。

等两个人上了车,Omega这才发现,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连设计师都约好了。

那珠宝牌子他们倒也还熟,正是之前公司的某个甲方品牌,以私人订制为卖点的。

专店的导购领着他们去贵宾室,设计师已经侯着了,生性浪漫的女性Alpha先是替他们道过了“新婚愉快”,很快又熟练地介绍起婚戒的款式来。

既然是终生大事,自然是要吹毛求疵一些的。

叶修那个不修边幅的性格,摆明了只出钱万事不管,设计师便明智地拉住了蓝河来攀谈。

两个男人不好戴钻,但婚戒又不好不带钻。设计师便提议他们把钻镶在戒指内圈。

私人订制,还最好有个人特色一些,一番讨论,于是又敲定了叶脉和水纹这些设计元素。

等到差不多说完了细节要求,设计师表示隔两日便会把初稿发送到他们的邮箱供挑选的时候,蓝河已经有些晕乎了。

他当惯了乙方,向来觉得甲方一个比一个难搞,难得一次位置调换,却又要被乙方追着提要求。

偏偏叶修还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实在是看得人牙痒痒。

Omega当然不曾意识到,他看向Alpha的目光其实更像一种摇摆不定的求助。

这种藏在本能里的依赖,再次让叶修恶趣味地觉得有些享受。

以至于他晚餐时候心情格外好,在蓝河委婉地表示这一晚想要回自己家的时候,也只挑了挑眉,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饭后他把Omega送到楼下,又摇下车窗同他商量:“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蓝河下意识想拒绝,看见他的神色,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等到Alpha的的车开远了,他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不过一天没有回家而已,却好像已经很久了。他租的房子位于三楼,小区的路灯有些昏黄,只能堪堪把窗台点得微亮,隐约勾勒出他宝贝的那几盆多肉植物的轮廓来。

 

身后有人喊他,蓝河回过头,看见他的邻居成知月正拎着大包小包采购回来,笑吟吟地朝他挥手。

这位女性Omega就住在他家对门,平日里两个人互相多有关照,也算亲厚。

蓝河替她搭手,接过了她手上较重的拎包,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楼梯上走。

成知月显然累得够呛,甩了甩手向他道谢,又好奇地问:“小蓝,刚刚送你回家的那位,是你新交的男朋友?”

蓝河下意识摇头,才做完这个动作,觉得不太对,又点了点头。

他回眸,见成知月一头雾水的表情,不知怎么突然有些泄气,只好如实道:“他是我的丈夫。”

    

—待续—
    
   

评论(61)
热度(121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