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七)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这章没狗血出来,过渡一下,老叶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我不吹

※稍微解释一下下,我这个设定就是先婚后爱,老叶这个点对河河的感情怎么样,都是按照流程来的,所以不要再说老叶渣之类的话啦,不要只看到蓝河单恋的苦,忽略叶修为他们两个的感情做出的努力啊。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未来是美好的,大家要淡定厚
   

>>>

   

第七章:

 

同居这件事,叶修提过一次,蓝河没有给他具体的答复,于是也就暂且搁置。

但两个人的生活界限,却明显地含糊起来,不再像之前那么分明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工作陡然又忙了起来,加班成了常态,他们经常忙到凌晨才下班,要么叶修去蓝河家里住,要么就直接把人带回自己家里。

一来二去,屋子里的洗漱用品都常备了两套,衣柜里也陈放了各自的衣物,生活点滴彼此渗透,逐渐过出了两个人该有的样子来。

 

到了月底,修罗期好不容易熬过去的时候,他们订做的婚戒也已经做好了。

那边打电话过来通知,两个人特意挑了个周五的傍晚去取戒指,却在专店意外地遇到了苏沐橙的Alpha楚云秀。

创意部的两位总监私交甚笃,苏沐橙休假这几个月来,叶修没少和她联系,此时知道她小半个月前已经生产了,家庭中的新成员是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第二性征还没有测试,但估计也是大A一枚,取了个小名叫楚丢丢。

Beta难得怀孕,做父母的直到小家伙突然降临,这才临时决定结束近七年的爱情长跑,去领了张结婚证回来,颇有点奉子成婚的意味。

眼下她们也是正在筹备婚礼,这才过来挑婚戒的。

 

叶修随口问着苏沐橙的近况,边将柜姐替他们包好的婚戒取出来,一只给自己套上,又牵起蓝河的手,也不顾楚云秀还看着,径直将另一只戒指套进了他的无名指。

Omega有些窘迫,他却不以为然,只摸出信用卡来,连带着电脑小票一起递给蓝河,示意他先去结账。

“哟,”楚云秀盯着Omega站在收银台前的背影,饶有兴致地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眼神来,笑吟吟地望着叶修,“恭喜你啊,这才没几个月,就把这种终生大事办了。”

她比那年警校刚刚从毕业,被苏沐橙牵着手来见叶修的时候显得成熟了许多,勾起眉梢微微一笑,自有一番风情。

“也不是一时兴起决定的,”叶修笑道,“反正成了结,迟早都是要办的,何必拖这一会儿。”

“你们这些AO,标记比那个小红本儿都管用,”楚云秀挑了挑秀眉,“只是没听沐橙提起过,你对自己的助理有这个预谋啊?”

“喜不喜欢还谈不上,”叶修下意识地转了转指根刚刚套上的婚戒,“反正挺中意就是了。”

 

蓝河捏着他的信用卡结账回来,正好就听到这一句,不由得脚步一顿。

楚云秀已经看到了他,目光越过叶修的肩膀望过来,正对上他的眼睛,表情似笑非笑的。

蓝河只觉得一阵窘迫,鼓足勇气才敢接着迈出步子走过去,将信用卡递还给叶修。

“总价我记住了,”他低着头,小声对自己的Alpha说,“我该付的那一半,回去之后再打给你吧。”

 

两个人都不是在经济方面斤斤计较的人,购置婚戒怎么说也该是使用共同财产,蓝河陡然把账算得这么清楚,倒叫叶修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

Alpha的眼神让Omega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叶修,我先回去一趟,”他小声说,“突然想起家里的多肉很久没有浇水了,我想去看一眼。”

这个借口用得有点蹩脚,蓝河却顾不得许多了,只冲楚云秀微微欠身:“楚小姐,代我向苏副总监问好,我就先告辞了。”

他说完,匆匆瞥了自己的Alpha一眼,逃也似的转身走了。

叶修也不知道他突然犯了什么别扭,一时间有些愕然。

楚云秀却在旁忍俊不禁:“哎呀哎呀,都是临时上岗,你家Omega可比你在状态多了。”

 

蓝河觉得自己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楚云秀那个微妙而促狭的表情不断在他面前闪现,这位Alpha是个优秀的警察,自然拥有异于常人的卓越洞察力。自己那点心思,怎么可能逃得过她的眼睛?

爱是世界上最藏不住的事,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怕只是简简单单地望向他,眼角眉梢都能满溢柔情。

惟有叶修这种,在感情上从不开窍的迟钝的家伙,才能丝毫不懂他的心思,和他相安无事相处地这三年。

晚上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期间叶修发短信来问了好几次,他寥寥回了一句“没事”,不想再理。

没了早已习惯的Alpha的气息和怀抱,自然是有些失眠。

他们很久没有分开睡过了,已经结婚的两个人,睡一张床,做爱,一起生活,好像是理所应当,顺其自然的事。

身体毫无疑问是很合拍的,但感情上,融洽的相处之下,又藏着很深的隐患。

叶修说的那句话言犹在耳:谈不上喜欢,不过是中意罢了。

其实这个事实未必有多难听,蓝河心里也不是没有数。可是被这么直白地拿上台面来说,不免又觉得有些被打脸。

中意和喜欢之间,到底是隔着千山万水,沟壑险川。哪怕只一步迈错,都要折戟途中,再也到不了对岸。

最重要的是,以前他觉得这份感情缥缈又有些无望,准备到了时间,就把那点心思干干净净地掐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盼头,却又像一根吊着的肉骨头,永远挂在他伸手够不着的地方。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他满腔心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里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一直在追叶修,却怎么追也追不上,只好拼命呼唤Alpha的名字,叶修听到了,回过头来等他,可是等着等着就不耐烦了,转身继续往前走,很快就又把他落下了。

这个梦算不上不好,至少那人还愿意为他停下来。

可也实在算不上好,因为结局并没有任何改变,他们仍然天差地别,隔了好远好远。

Omega醒过来的时候汗湿重衣,竟然开始隐晦地庆幸,他们之间已经绑了一根绳,现在,也由不得叶修等不等他了。

 

隔天是周六,原本蓝河还想好好在家里死宅一天缓缓心情,结果一大早就被叶修的电话吵醒了。

Omege因为前一天的事心生忐忑,Alpha的声音里却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来,只十分公式化地告诉他,临时得的消息要加班。

最近他们服务的那个甲方画风清奇,休息日上午十一点丢过来的brief,要求当天晚上十二点之前live。部门里一群人怨声载道,无奈甲方是爸爸,当爹的发了话,儿子们也只得乖乖到岗上班。

蓝河失眠了半宿,又做梦做得厉害,接到电话的时候还睡眼惺忪。准备打个车直接去公司,出门才见Alpha的那辆兰博基尼就停在他家楼下。

 

他单恋的时间足够长,过了一夜,又做了那样一场莫名其妙的长梦,心里那点酸涩也不足为提了,反倒觉得自己有点得寸进尺。

气氛顿时十分尴尬。

叶修俯身替他系上安全带,系完也不动,把Omega挟制在自己的臂弯里。

“你昨天怎么了?”

Alpha身上干燥的烟草味道就弥漫在鼻尖,让他心如擂鼓。蓝河不由自主地心虚,撇过脸去不肯看他。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叶修也不逼他,回过身去发动车子,边说,“我以前不太了解你,现在也是摸黑过河,有什么矛盾当面解决,慢慢就会好的。”

蓝河听得一阵苦笑。

Alpha是摸黑过河,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可是万事都能当面解决,惟有感情无解,这种东西根本就是不讲道理的,他又要怎么跟他的Alpha说呢?

蓝河沉默了半晌,泄气似的低低“嗯”了一声,叶修却又问:“之前我说要同居,你考虑好没有?”

 

楚云秀的话说得含糊不清,叶修却隐约猜到蓝河反常的原因。

两个人要维系一段婚姻关系,必然需要付出感情。至于感情是哪种感情,只要能让他们顺利地生活在一起,叶修觉得其实并无关紧要,不过显然,蓝河并不这么觉得。

Omega像只兔子,被揪了尾巴,说逃就逃了,让Alpha本能里的那点控制欲又不动声色地开始发难。

叶修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把人绑在身边最保险。

前天晚上回去他就看了一下房子,蓝河租的小区附近正好有一批商品房刚开盘,位置和交通之类的都还合适,不过买房是大事,强势如Alpha也无法自己贸然作主。

“这件事……”蓝河嗫嚅道,“不是说不急的吗。”

“是不急,”叶修盯着前面开车,目不转睛,“不过新房子装修还要一段时间,装修完了半年才能住人,至少需要七八个月的时间,还不够你考虑?”

“……”

Alpha在某些方面果真有种难言的强势。

蓝河叹了一口气:“好吧,你做主。”

这句话里隐含的依赖和顺从,让叶修不由自主地眯了眯眼睛,露出一个愉悦的微笑来。

 

到了公司,格子间里已经坐了好些同事。

他们公司的加班费开得很高,一群牺牲休息日买明天的精英们工作劲头倒也不低。蓝河打开电脑,助理的工作很是琐碎,不像文案和美指一样有各司其职的说法,偶尔叶修忙着写策划案,也会把影音和平面部分丢给他搞定。

这三年,他几乎都要练成十项全能了。

下午邮箱里又有封邮件抄送过来,说最近有个声名响亮的国际广告大赛马上就要开赛了,今年中国分区改了赛制,入围者和优胜者都有不菲的奖金,第一名更是可以获得和某位国际泰斗级别的人物直接合作的机会。

不说实际的好处,光这名头,说出去就已经足够代表实力了。

比赛这种事情上,个人荣誉和公司荣誉向来挂钩,公司里的高层们自然卯足了劲儿要赚取这个机会,这份邮件是群发的,创意部的每个人都收到了。

不过叶修这种夺冠的热门人选,早一段时间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把邮件点开,草草浏览了一下就叉掉了,反而抬头问蓝河:“这个比赛你要不要参加?命题挺简单的,可以试试。”

“我?”蓝河听得一怔,“我算了吧。”

叶修挑了挑眉:“怎么,嫌麻烦?”

“这倒不是,”Omega的表情显得有点为难,“只是这种规格的比赛,怎么选也选不上我这种小虾米啊,还是算了吧,完成你交待的工作就够我忙的了。”

“蓝河,”叶修从厚厚的文件里抬起头来,突然又问,“你不会想着,一辈子做我的助理吧?”

 

他现在做到ECD,如果不跳槽,不被甲方挖角,不出去自立门户,这个位置基本已经是职业生涯的顶峰了。

然而蓝河才不过二十五岁而已,这三年他跟在自己身边,享有令许多业内人羡慕的资源,并且悟性很高,踏实肯干。

作为他的Alpha,叶修自然恨不得把人一直困在身边,而作为一个大度的前辈,他很清楚的知道,蓝河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当初他从媒介部把蓝河钦点过来的时候,也不过是看这个年轻人是可造之材,想推他一把而已。

如今回归初衷,心态却不同了。

 

Alpha突然提起以后的事,蓝河听了有些发愣。

他想了好半晌,才讷讷道:“……我现在还没想那么多。”

“不用想也知道,你当然不会一直待在我身边,”叶修敲着键盘,说得漫不经心,“以你的能力,还有得是发展空间。”

“当然了,”他又说,“做我的助理也不算屈才,毕竟在我这儿学到的东西,够你上两个大学了。”

Alpha突如其来的自大让Omega有点忍俊不禁。

“是啊,”他笑了笑,“你那么厉害,跟着你,我也不亏了。”

叶修认同地朝他挑了挑眉。

蓝河却又认真地补充道:“所以现在,我还不想离开你。”

   

—待续—

 

评论(65)
热度(107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