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二十)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全是套路,都是私设,特别雷人,锅都是我的,我已经背好了

   

>>>

   

第二十章:

   

辞职不是一件小事,做了决定,还有许多琐事要安排。

蓝河回公司又上了半个月的班,等到十二月下旬的时候,才正式把辞职申请递了上去。

临近圣诞节,公司的许多甲方都是老外,他们自然也养成了过这个洋节的习惯,办公室里到处装点着彩灯和圣诞树。Omega从人事部那边递交辞职信回来,照例要给自己的部门领导一个说明,却到处都寻不见叶修的人影。

这是周一的部门例会时间,整个创意部的员工基本都汇集在会议室里,Alpha事忙,以前很少参与这种集体性活动,主持会议的一般都是好说话,善人际的苏沐橙。

蓝河见他的办公室里空空,还以为叶修又不知道接到了什么临时任务出去了,最后才不抱希望地寻到了会议室那边,却隔着玻璃门,看到自家Alpha正端着笔记本电脑,悠悠闲闲地坐在会议厅的首位上。

站在投影前发言的人还是苏沐橙,会议的例行流程大概就是总结一周工作,布置新的任务之类的,他们有时候要同步进行几个case,稿子出街的死线叠在一起,自然需要分组分工。这种会议,蓝河从前参加了许多,如今只隔着一道玻璃墙,却仿佛突然就置身事外了。

Omega心头一时间五味陈杂。

   

这是他工作了三年的地方,从走出学校象牙塔,到逐渐懂得人情世故,他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珍贵,最坦诚,也最青涩的岁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如果没有和叶修阴差阳错发展出这样一段关系,他可能还会在这里停留更长的时间。

可是如今,他已经决心要离开了。

这个念头不是一时兴起,却也未必多么深思熟虑,那个突如其来的孩子让他把这样的想法冲动地说出了口,可是他的Alpha却全盘接受,甚至替他做出了最难的选择。

只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充满了勇气和动力,前路或许漫长,甚至艰辛,全都无所畏惧了。

他和他的Alpha或许要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可毫无疑问,他们终将在最绚烂的晚霞下重逢。

——人生到底何其有幸。

    

苏沐橙按照流程吩咐完了工作,刚说了一声“散会”,抬眼便看到蓝河站在玻璃门外。

她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扭头扬声问叶修:“蓝助理今天怎么没来开会?”

原本一言不发的总监阖上笔记本,漫不经心道:“蓝河离职了。”

这一句话声音不大,却刚刚好,让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原本已经纷纷起身准备离开会议室的员工们顿时收了步子,讶异地望过来。

“急什么?”Alpha这才站起身,双手撑着会议桌,扬了扬下巴招呼他们,“都坐着坐着,事还没说完呢。”

     

蓝河离职,原因暂且不论,可总监助理这个职位却是空置出来了,底下一时间喧声四起。

本来叶修今天例外出席例会,就已经叫他们隐约觉得有事要发生,眼下这一出,顿时让每个人都忍不住心生猜测:蓝河为什么突然就离了职?叶修又要宣布什么消息?

Alpha便眯起眼睛笑了笑,见他们纷纷又重新落了座,才道:“今天难得人到得这么齐,趁机把事儿说了吧。”

“蓝河离职是一件,还有一件嘛——”

“从今天开始,”他抬眼,将他的员工们仔细环顾了一遍,“总监助理这个职位也正式撤销了。”

     

这话一说出口,底下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助理一职,原本不是正职,但是两位总监事务繁忙,公司的高层也早已经默认有人在身边帮他们打点行程,于是传统延续下来,也就成了一个正式的岗位。可眼下叶修说取消就取消,显然不是一时兴起的了。

Alpha脸上没什么多的表情,面色如常地等他们小声议论完了,这才重新开口:“我身边的这个位置,听说最近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他说得很慢,几乎将每个人的神色都收入眼底。

“你们都觉得跟着我做事机会好,但我老实说,这不是个轻松差事。”

“蓝河做了三年,三年以来,不管是长假还是短假,工作加班还是休息时间,我要求他随传随到。以至于他很少有完整的双休,甚至经常睡到一半,半夜爬起来完成我扔给他的方案。”

“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些人羡慕他,而我也可以言明,这三年里,他的确受了我很多关照。他是我最后一个助理,也会是我带出来的最后一个学生。今天既然他已经离职,我还有必要向你们强调他的另一重身份,那就是除此之外,他还是我的Omega。”

“所以在他离职之后,他将会继续受到我更多的关照。”

“你们与其针对他,不如指摘我的偏私。”

“但我对于这种偏私问心无愧,因为这是人之常情。”

      

Alpha看着他手下神色各异的员工们,难得收起了平时的那一丝懒散。

在此之前,他很难想象。他的Omega因为他们中的某些人,某些话,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

以他的性格,对工作之外的那些职场生存之道从来不甚留意,杨绕岸那件事,还只当是个例,要不是苏沐橙私下里将有些传得风生水起的流言说给他听,他绝对想不到,蓝河因为和他的关系忍受了多少。

Omega生性敏感,但从不是那种会找他抱怨或哭诉的人,只咬牙将所有不甘都压进心里。

Alpha的保护欲叫嚣着他的失职,几乎要从从本能里揭竿起义。

现在,蓝河已经离职,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上下级这层工作关系。叶修的身份突然就变得坦荡而直白起来,他是蓝河的Alpha,也仅仅只是蓝河的Alpha。

对于Alpha而言,有什么事是比保护自己的Omega更加重要的吗?

      

“所以如果这个职位让你们真的这么关注,甚至要为此去中伤或者揣测同事,那它也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叶修顿了顿,抬高音调,继续说,“你们在我手下,长则五年六年,短的也有两三年,我清楚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力出众,对于公司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职场上往来,没有对错之分。”

“但我的Omega因为你们之中某些人的某些话,确实受到了伤害。过去的这些,公是公,私是私,我不想也无意追究。”

“今天他决定离职,作为他的Alpha,我尊重他的选择;作为他曾经的上司,不管以后他去哪家公司,参加什么工作,我都祝福他前程似锦。”

“我不用这个想法来约束你们,要求你们都和我一样,对他抱有这样的祝愿。”

“只因为你们都是公司挑选来的精英,我相信你们都是最好的员工。”

“但我同时也希望,你们不止有优秀的能力,也能拥有优秀的品行。”

        

他说完,并没有停顿,懒洋洋地喊了一声“散会”,然后夹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径直推开会议室的玻璃门,朝门外的蓝河走了过来。

Omega正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着望着他。

“怎么了你这是,”叶修顺手揽住他的肩膀,带着笑轻轻拍了拍,“傻了?”

蓝河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能亦步亦趋,被他搂住肩膀往办公室走。

叶修从前很少在公司对他做出什么亲密的动作来,眼下他已经递交了辞职书,Alpha的举动也似乎一下子就有些张扬起来,甚至直接把他携进了怀里。

蓝河身体下意识一僵,开口喃喃:“你……”

Alpha闻言挑起眉:“我怎么?”

“不……没什么……”兔子似的Omega通红着耳根,别过脸去,勉力摇了摇头。

        

除了需要整个部门协调完成的工作,蓝河几乎很少见叶修以总监的身份发声。

但今天他站在那儿,为自己的Omega辩白的样子,总有一种别样的气宇轩昂。

玻璃门的隔音很一般,叶修那时说的话雾蒙蒙地传出来,蓝河站在门外,其实并没有听得太真切,可是他却清楚地看到Alpha的表情,那么认真,又那么让人心动。

蓝河突然就觉得一点也不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叶修一见钟情,并且在感情这条路上,日益泥足深陷。

爱是一种近乎残酷的直觉,也是无法逃离的宿命。

可他那么甘之如饴,好像生来就是为了深爱眼前的这个人。

         

工作的事到这里就算是彻底尘埃落定了。

那天之后,叶修没有再跟他提过任何公事,两个人除了去苏沐橙家里拜访过一趟,也没有再接触过和公司有关的别的人和事。

楚丢丢已经快三个月,百日宴和两位母亲的婚礼安排在同一天,都在筹备中了,叶修这个当干爹的自然也操了一番心,蓝河还特意替小孩子打造了一对银制的小脚铃。

银器其实并不算贵,但是他挑的那个牌子响亮,要求又繁复,最后成品果然造价逆天。

蓝河眼下是无业人士,签的自然是Alpha的卡。

但他对待这事却又格外讲究,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交给了Alpha保管不说,更是上纲上线地,把他给自己花掉的钱都打成了一张欠条。

叶修捏着他字迹端方的借据,难免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夸他拎得清楚,还是该恼他,把他们即将共度的这一生看得太容易了。

       

圣诞一过,就是元旦,新的一年到来的时候,蓝河的备考已经彻底走入了正规。

他是跨专业,除了托福,还要考GMAT,这两个成绩要是能顺利拿下来,时间紧一点安排,还能赶上隔一年的秋季申请入学。

叶修和他商量了一会儿,决定把他租住的那间房子退掉。

新家的装修还在进行,年后二月份的时候大概能全部完成,算算时间,如果蓝河能赶在秋季入学,他最多也只能在那边住上两个月。

“书房辟出来给你用,”Alpha倚在客厅的玄关上,眯着眼环视自己住了好几年的屋子,盘算着和他商量,“客房外面的那个露台收拾出来,给你养那几盆宝贝多肉?”

“好。”蓝河一边应他,一边俯身收拾自己带过来的行李。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要自己整理的东西其实很少。两个人的生活早已经不分彼此,叶修家里到处都是他的痕迹,生活用品也什么都不缺。

一间房子,两个人,互相眷念。

他抬头望了望自己的Alpha,叶修仍然微微眯着眼,似乎在考虑怎样安置好Omega全部的行李,并迎接他彻底进入自己的生命里。

       

好像这才是真正的家。

      

—待续—

      

评论(82)
热度(113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