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二十二)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剧情全是套路,人设都用私设,专业基本胡诌,萌雷天注定,天注定

※对了,祝今天的寿星 @橙味棉花糖 生日快乐!新的一岁更爱老师!么么哒!

   

>>>

 

第二十二章:

    

两个人结婚结得很急,只来得及跟各自的家人知会一声,Alpha前些时日已经见过了两位岳父,但蓝河对他这边的情况,却只略有听闻。

叶修离家多年,和父母关系不算太亲厚。他父亲是位Alpha,母亲则是个Beta,家里还有个从军的Beta胞弟。

叶家老爷子早年金戈铁马,是肩上扛了金星的人,膝下这一对双生子,自然也是想着送到部队里去的,没想到大儿子兴趣跑偏,高考之后梗着脖子去学了广告。

叶修为此跟他爹犟了好几年,直到后来在国际上拿了不少大奖,才得父亲缓和了脸色。眼下成了家,又好不容易赶上新年,Alpha心里盘算着,也是时候把人带回去走个过场了。

毕竟叶家高门大户,规矩又多,是要修族谱的,总不能自己结了婚,谱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他已经买好了机票,难得有点先斩后奏的意思。

情事之后的Omega对Alpha几乎百依百顺,下意识应了下来,听到爱人愉悦的轻笑,这才觉得自己答得太不矜持,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国人讲传统,带另一半回家过年,泰半是感情落实,只等着一纸婚书敲定终身的节骨眼,虽说两个人程序走得有些乱,现在已经盖了章,拿了证,但是该补上这个环节的时候,Omega还是难免忐忑。

他微微发窘,想了想,又问:“会不会有点突然……”

叶修摩挲着他无名指上的婚戒,低声发笑:“突然就突然呗,反正他们又没有发言权。”

 

婚姻也好,感情也好,都是两个人的事,终究是要两个人一起面对的。

于是这件事便敲定下来,隔天蓝河就给家里的两位父亲拨过去电话,说过年不回去了。

已经成家的人,有些自己的安排也是常事,他的Omega父亲性格温柔,听闻他要跟叶修回老家,又忍不住仔细叮嘱了一番。

“我知道的,爸爸,”蓝河听得失笑,“这事我就不给老爹说了,麻烦您代为转告一下。”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记得要顺着毛摸。”

他的Alpha父亲是狮子座,脾气有些火爆,家里两位Omega深谙治狮成猫的手段,在电波两端默契发笑。

做家长的还不知道儿子已经辞职了,正准备考研,蓝河倒也没有主动提,只想着等结果出来之后再说。

于是挂断电话,他不免又有些恍然。

 

这短短半年,经历了太多,人生接连翻开新的篇章。

从结婚,到辞职,到现在正准备的考研,每一步都仿佛从平原迈向高岗,按部就班的钟被拨快,他好像一口气就预支了未来。

蓝河甚至隐约觉得,和叶修的这段感情,几乎快要让他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了。

两个人是腊月二十九下午的飞机,年节公共交通紧张,叶修买的头等舱,飞抵首都时天上正飘着小雪。

叶家高门大户,住独立别墅,老爷子嘱咐了叶秋亲自开车来接大哥大嫂。他从军,穿着陆军冬常服,肩上扛两杠三星,立在车边,远远望去有如一株默然的青松。

蓝河原本就对Alpha这位胞弟颇为好奇,当真看见了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心里又不由得猛跳了两下。

 

车子踩着小雪往路上开,老北京唯有在年节时才难得不堵车,沿途霞色流光,把雪幕都染成晕黄色,酝酿出催人归家的暖意。

叶修和蓝河坐在后座,叶秋堂堂一个上校,给自家人当起司机来倒也司职。

叶修问:“爸妈身体还好?”

“妈的心脏还是老样子,这两年没犯过,”叶秋手下开着车,答得漫不经心,“爸你还不知道的,只要你不气他,他的精气神好得很。”

“我什么时候气他了,那是他老人家自己想不开。”

“早几年的时候,提起你就吹胡子瞪眼,现在好多了,”叶秋笑着摇了摇头,“特别是我和蔚然结婚,生了承明之后,估计年纪大了,也没心思跟你计较了。”

“蔚然呢?”

“在家呢,前几天承明出去闹感冒了,有点发烧,她忙着照顾孩子,没跟过来。”

他们的话题太过家长里短,叶修只握着Omega的手,难得没有把他往话题里带。蓝河也不觉得被冷落,反倒有一种被这个家庭接纳的自在。

“叶秋,”Alpha顿了好一会儿,低声喊起胞弟的名字,“这些年,辛苦你了。”

叶秋听得失笑,片刻后又叹了一口气。

“大哥,我们俩可是亲兄弟,”他放缓了语气,“我是随遇而安惯了,但你要是喜欢外面海阔天空,能帮衬的地方,我自然是要帮衬你的。”

他透过后视镜,深深地望了兄长一眼,又说:“爸也就是嘴上硬,今年你在戛纳拿奖,他还把报道特意打印出来,贴在书房里。”

“蔚然也很好,我们俩虽然没有感情基础,但是结婚之后意外合拍,现在我反倒庆幸当初是我娶了她。”

“承明现在大一些了,也懂事了很多。”

“家里什么都好,你不常回家,在外面能照顾好自己,爸妈估计也就放心了。”

迎面一个长红灯,叶秋踩下刹车,回过头来。

“小蓝,”他望向了Omega,眼神十分温和,“我大哥,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了。”

 

蓝河陡然被他一喊,只听得一怔,手心立刻就冒出了汗来。

兄弟两个这时都望着他,虽说是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但他的Alpha只是含着笑,面上一贯从容,叶秋的表情却很真诚,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体己的信任。

客套的话语只是一层糖衣,里面裹着的,是善意,亲厚,还有接纳。

蓝河一瞬间有些眼眶发热。

“我会的。”他小声说。

 

车子开到叶家,已经临近九点了,家里的晚餐却还没用,只布上了桌,等着他们回来开饭。

叶家老爷子叶明持不苟言笑地坐在主位上,叶母成佳秀和叶秋的妻子沈蔚然已经迎到了门口。蓝河被叶修牵着手,心如擂鼓,红着耳根跟着他喊人。

年二十九,喜庆的气氛已经很浓了。今年家里添了一口人,这一顿晚宴虽然不比年夜饭,但做得十分丰盛。对于蓝河而言,意义自然也非同小可。

“以后就是一家人,”叶明持老军人做派,入席头一件事,便是敬酒,“叶修从小不懂事,小蓝你要多担待他。”

蓝河是小辈,连忙跟着起身,端起杯子将白酒一口闷下。

“谢谢您,”他顿了顿,舌尖打了个绕,一个字在唇边迟疑了许久,最终还是低低喊出声来,“爸。”

 

Omega海涵的酒量在这时候显出好处来,叶明持土生土长的老北京,显然被这番豪爽取悦,连话都多了一些。

开席之后,才流露出其乐融融的家宴味道来。

蓝河在席上分神去瞥叶修,Alpha回家的时候很少,老爷子梗着面子,也做不出什么亲厚的举动来,反而成佳秀拉着儿子,偷偷红了眼眶,又不时回过头来,柔声和他攀谈几句。

蓝河细心听着这位母亲的话,听她从叶修小时候一路说上来,只觉得心头柔软。

——他眼里神一样的Alpha,在家人这儿,也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Omega心情好,一顿饭下来,便陪着叶明持喝了不少酒。

饭后一家人各自回房休息,叶修的房间在二楼,外面连着一个小露台。蓝河洗完了澡,被暖气一吹,加上先前那几杯酒,难免熏熏然,便忍不住走到外面去吹风。

黄河以北的冬天不比长江流域,那里冷都冷得柔软缠绵,北京却连风都是冷硬的,大刺啦啦地刮过来,又冻又疼,散了那一点零星的醉意,激得人头脑清明了许多。

“一个人在外面干嘛呢,”叶修裹了一件大衣跟出来,“你今天话挺少啊,怎么,觉得紧张?”

“也不算吧……”蓝河回头望了他一眼,小声说,“就是看见你爸和你弟弟,两个人穿着军装往我边上一坐,我就有点没底气。”

“原来你还有军旅情结啊,”Alpha凑过来,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把他被风吹得有些发冷的身体熨进自己怀里,语气笑嘻嘻的,“当时我爸也想送我去参军的,我没肯去。”

“所以你弟弟去了?”

“叶秋没办法啊,他从小就乖,老爷子让干嘛就干嘛。”Alpha把下巴枕在他肩上,“不过这条路也没走错,你看他现在多威风,年纪轻轻就爬到了二毛三,下面那帮小的,谁见了不得叫他一声首长。”

蓝河揶揄道:“羡慕啊?”

“说不上羡慕,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他把Omega揽得更紧了一些,“哥现在混得也不错啊,算光耀门楣了。”

星空之下,万家灯火点起,蓝河被他搂在怀里,微微的醉意还没彻底消散,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冒着暖洋洋的舒适。

“还有我那个弟媳,是我爸老战友的女儿,本来和我定了娃娃亲的,”叶修想起旧事,忍不住又笑,“我也没肯,又推给叶秋了。”

蓝河听得一愣,低低地“啊”了一声。

沈蔚然和叶秋都是Beta,之前在饭桌上相敬如宾,夫妻两个感情看来不错,更何况,叶承明都已经四岁多了……

“那……”Omega顿时有些赧然,“那我不是……”

“不是什么?”叶修失笑道,“你放心,蔚然现在和叶秋好得很,不会为了我跟你打起来的。”

“你这个人,”蓝河耳根通红,小声地说,“难怪爸爸说你喜欢乱来,家里安排的事一件也不听。”

“我要是听了,还能有咱们俩现在啊?”叶修笑着说,“所以你看,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好。”

“这么多年,我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到底还是亏欠家里。”

他的语气微微沉了沉,不太明显,蓝河却听出来了。

他被Alpha拘在怀里,下意识皱眉想驳,却发现自己也辩驳不出什么话来。

能说什么呢?

叶修的话其实并没有错,从某一方面来说,他的确有种赤诚的任性,一心向往着天高海阔,于是把家遥遥抛在身后,回头想要眷念的时候,却因为离开太久,迟疑着步子越走越近,又近乡情怯了。

可是人这一生,总会是有亏欠的。

蓝河叹了一口气,从暖和的大衣里捉住叶修的手,一根一根抻开他的手指,与他十指紧扣。

叶修察觉到他的用意,只捏了捏他的骨节,又亲昵地蹭了蹭他的侧脸。

Omega一时间脸颊发热。

 

即使明知道不需要,他还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他的Alpha。

蓝河细想,其实自从他离职以来,有什么东西正悄无声息地改变。

从前两个人有工作上的关系,他在叶修身边三年,早已经习惯把自己放得矮一截,以仰望的姿态追随他。可是现在这一层关系解除,他们之间的纽带成为也仅剩婚姻,他更是逐渐适应了伴侣的身份。

这样的变化让他的眼前陡然开阔起来,看得多了,想得多了,得到的多了。

于是难免觉得自己贪心。

从前跟在叶修身边就好,后来,又想变得强大一些,现在,跟他回了家,和他的家人见了面,说了话,心里爱意如浪滚潮涌,甚至忍不住,想要去保护他了。

叶秋说:“以后我大哥就麻烦你照顾了。”

叶明持也说:“叶修从小不懂事,以后你要多担待。”

Omega是天生的弱者,需要被保护,被照顾。可那些和Alpha有血缘关系的人,却诚挚地接纳他,由衷地喜欢他,甚至对他说:以后就麻烦你了。

他从前不懂,婚姻能给人带来怎样的改变,现在其实也不太懂。

可是叶修的亲人们对他说的那些话,却让他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时间已经接近午夜,夜风愈发吹得寒烈。

“外面冷,回去睡吧,”叶修用大衣把Omega紧紧裹住,“明天就过年了,要早点起来准备的。”

“叶修。”蓝河突然喊他的名字。

Alpha“嗯”了一声,垂下眼眸,看见蓝河捏着大衣的领子,微微仰着脑袋和他对视,眼睛里满满都是他的影子。

冬夜寒气袭人,把他的眼眶,鼻尖,耳根,都冻得发红。

“怎么了?”叶修柔声发笑,“这幅表情,小心我误会啊。”

蓝河听得扯起唇角。他闭上眼睛,头往后一仰,径直靠在了Alpha的肩膀上。

“不是误会,”Omega在丈夫的肩上蹭了蹭,似乎显得很高兴,话里的鼻音都又浓又甜腻。

“我是真的爱你呀。”

   

—待续—

    

  

评论(77)
热度(106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