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一)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

     

第一章: 

     

叶修的电话拨过来的时候,蓝河的室友约修亚正在客厅里看网球转播。

西六区时间下午三点,年轻人夸张的吼叫声隔着紧闭的房门不断传进来,仿佛电视里上演的并不是法网前期没什么看点的小组赛,而是某位即将诞生的大满贯得主的加冕战。

蓝河听得忍不住皱了皱眉。

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也没看,径直接过来。

“蓝河,”Alpha的声音响在大洋彼岸,笑意里似乎都浸着海风的潮湿,“你在忙什么呢?”

    

这是蓝河赴美留学的第二年了。

这座位于密歇根湖畔的中部城市,拥有宝石蓝色的天空,绚丽的霞光,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以及无数令人心动的故事。

现代都市繁华昳丽,芝加哥大学又采用灵活自由的学季制,每个来到这里求学的人,都难免会在这样的声色犬马中沉沦一阵子。

然而蓝河来了整整一年,从早秋到隔年盛夏,却几乎连卢普区或密歇根大道都没有去过。

就连约修亚都曾经多次感叹,说他的生活根本就是“勤奋到无趣”。

对于室友的这个评价,蓝河一笑置之,对于他而言,商业中心的霓虹灯远不如洛克菲勒教堂的晚霞,校园才是永远最他心动的沃土,更何况,这里既充满了竞争,也从不缺催人向上的对比。

——Booth是全美最顶尖的商学院之一,他的同学之中,不乏比他年长十来岁的中年人,大多是来这里深造的企业高管。

他们西装革履,经历过常年的熬夜出差以及无休止的应酬,在冰冷的数字和金钱交易中浸淫多年,自然拥有发现商机的敏锐目光。

于是这个年轻的,拥有一副亚洲面孔的Omega,在其中难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优秀本身已经是一种压力,年轻的优秀则更加令人侧目,但蓝河并不觉得为难。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在这里,所有过往都被抹平,每个人拥有同样的机遇,同样的起点,所以他走得十分坚定。

如今第一个学年已经接近尾声,好几门课程结业在即,Omega忙起来就万事不顾,仔细算算,他和叶修也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了。

   

Alpha的声音此刻响起,连他身上那股淡淡焦香的信息素味道,好像都沿着电波被送到了Omega的身边。

“赶作业啊。”蓝河把手机夹在肩头,敲下了手里最后一个字母,声音不自觉地柔软下来,“工作的时候赶,回来念书也要赶,死线这个东西就是不肯放过我。”

他的学年论文才写到一半,隔天还有系里的一个workshop要参加,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每天睡不到五个小时。可是这时候Alpha的声音响在耳畔,又不由得勾动了心头最柔软最隐晦的思念。

叶修听得轻笑一声:“何止是你,也不见死线放过我啊。”

蓝河这才留意到时间,下意识地望了一眼电脑屏幕的右下角:“你又通宵加班了?”

   

夏令时十三个小时的时差,国内这时候应该还在凌晨四点,Alpha的声音里带着一夜未眠之后的沙哑,像是一把细细的软刷子,撩人撩得不动声色。

“是啊,”他伸了个懒腰,长长地拖起音调,“没办法,老孙他们义斩最近在拓展市场,一口气搞出几个系列产品来,不把我们当人看啊。”

蓝河听得失笑,正要说话,却听见客厅里的约修亚突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大笑。

年轻人永远那么中气十足,响在耳膜里聒噪得要命。

Omega烦躁地踹了一脚电脑桌挡板,扬声喊道:“约修亚!麻烦把你的电视音量调低一点好吗?!”


他是冬季Quarter开始的时候从宿舍搬出来的。

系里总共三位Omega,有一位是跟着丈夫一起定居在芝加哥的英国人,另一位则是美国本土出生的精英,都没有住校。学校的宿舍双人间,不好分配,蓝河和隔壁系的某位学长凑合着住了一个学季,索性也当了逃兵,在校外物色了一套不错的房子和人合租。

——既然是合租,人与人之间再合拍也有摩擦,自然也就有些小烦恼了。

   

说英文的时候情绪总是更容易外露,他的声音里难得有些烦躁,于是外面的动静立竿见影的小了下去。

叶修听到了,在那边开口揶揄:“你那位小Beta室友又在折腾了?”

Omega这才推开键盘,揉了揉眉心。

“还好,最近正在办法网,”他无奈地说,“约修亚是个骨灰级的网球迷,看那位塞尔维亚籍的球员跟看自己男朋友似的。”

叶修哈哈大笑:“那就麻烦他快点把心上人攻略下来吧。”

Alpha和约修亚没有见过面,冬季末尾那个发情期,叶修飞抵芝加哥的时候,正逢约修亚的专业在进行短期交换。蓝河也很少和丈夫提起这位室友,此刻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心里猛跳了两下,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

“不说这个,”他又看了一眼时间,“你这个点才下班,还给我打电话,不赶紧回去睡觉?”

“当然是找你有事啊。”Alpha收起那点戏谑,难得正色,“你放暑假是什么时候?”

“这个月末,”蓝河听得一愣,“怎么了?”

“下个月,我和罗根先生要在纽约见一面,你跟不跟我一起去?”

   

他前一年拿的那个公益比赛一等奖,有一个和国际级别的大师合作的机会。

这种机会对于旁人来说,本来十分难得,但是Alpha本身天赋卓绝,和所谓的“大师”之间的差别,也仅仅只是年龄上的不达标罢了。

他和李奥·罗根这位目前最负盛名的广告大师并不是第一次合作,两个人曾经就相谈甚欢,于是这次权当强强联手,共同策划了一个关于中东难民的公益广告,正是今年拿这类大奖的热门候选。

蓝河还没有订暑假回国的机票,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欣然应下,决定临时改变行程飞一趟纽约。

他虽然转念MBA,但是出身广告系,到底里手,念旧情绪仍在,况且又是和教科书上的人物见面的机会,自然激动又期待,忍不住和Alpha问了好些情况。

这一聊就有些过头,叶修困过了劲儿,后半夜倒还有好精神陪他絮叨,等到挂断电话的时候,已经过了小半个钟头,蓝河手里论文思路都断得差不多了。

他在电脑前坐了一整天,几乎没有挪窝,这时候腰背酸软,又渴得厉害,索性便准备休息一会儿。端着水杯走进客厅,却看到约修亚揉着一个巨大的白熊抱枕,正瘪嘴坐在沙发上。

电视里的网球比赛还在拉锯,被他称为男朋友的那位球员正把握着盘点,蓝河往屏幕上望了一眼,赛场上的场面异常热闹火爆,和年轻人脸上怏怏的神色十分不搭调。

“约修亚?”他往杯子里接满水,灌了一口,“你这是怎么了?”

约修亚闻言望了他一眼,好半晌,才委屈地嘟囔道:“蓝,你今天火气好大啊。”

   

高大的美国人有一双碧蓝色的眼睛,望向他的时候,犹如相互辉映的碧海澄空。

蓝河好脾气惯了,先前心头那一点儿刚冒头的火苗,此时也早被叶修送来的好消息浇灭。听见室友这样控诉,他才想起之前的失态,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抱歉……我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Omega为难地说,“而且刚才是我丈夫打来的电话……你也知道,我们俩已经快一星期没有联系过了……”

“什么?!”约修亚闻言,却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发出一声尖叫,“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把声音开到最大的!”

蓝河听得一愣,不免有些好笑,只得冲他亮了亮无名指上的婚戒。

“约修亚,”他有些无奈,“说过很多次,我已经结婚了。”

这样的话,半年以来,蓝河对他的这位年轻室友已经反复强调过了。

他已婚,不管是无名指上佩戴的婚戒,还是已经被改变的信息素,都足够这个事实明目张胆地炫耀着存在感。

可年轻人只是瘪了瘪嘴:“你已经结婚了,我当然知道。但是,这和我想要追求你矛盾吗?”

这种说辞,蓝河太过熟悉,可是即便如此,听到约修亚把这些话说出口的瞬间,他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这位室友是个Beta,比他年少许多,刚刚二十出头,在芝大经济系念本科。

作为本土出生的少爷, 他上有长兄,手里把握着资本深厚的家族企业,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就足够成为职业敲门砖,于是自然没什么生活压力,把MoneyTower当作了人生最后的象牙塔。 

蓝河当初看到他寻找合租人的广告,写得格外恣意洒脱,寻着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发现对方是个东方文化的疯狂爱好者。他的中国国籍让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就敲定了为期一年的合约。

对于已经成结的Omega而言,Beta是最好的室友人选。毕竟这座热闹城市的犯罪率并不低,两位Omega住在一起,不方便的地方还有更多。

眼下他们共住的时间已经有大半年,两个人一人一间房,客厅厨卫都是公共区域,大部分时间,相处还算合拍。

除了一件事——

  

蓝河很头疼。

约修亚年轻,永远不缺活力,并且对东方文化有种不同寻常的热爱。

所以当这样一个年轻人,用炽热的目光牢牢盯住他,说出最直白的爱语的时候,蓝河甚至觉得好笑又古怪。

他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他当然不觉得约修亚是真的爱他,这人或许连爱是什么都不懂。

可是也正是由于他们认识的时间太短,这种过分热烈的感情,才让蓝河觉得格外棘手。

   

看见Omega的神色,年轻的Beta忍不住小声嘟囔。

“好吧好吧,你今天也没有和你丈夫离婚的打算,”他的眼神显得有些受伤,“我知道了,你不用再一次强调的。”

“约修亚,”蓝河看见他一本正经地难过,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可是,这在我看来,根本就莫名其妙……”

“你们这些东方人,为什么总是喜欢给爱找理由?”约修亚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爱是一种直觉,看到你的第一眼,我觉得我爱你,这还不够吗?”

他的眼神诚挚坦荡,明明是荒唐无稽的话,可是蓝河却不由得想起几年以前,他隔着人头攒动的会议厅,第一次看到叶修时的场景。

——大概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这么不管不顾,容易热血上头的。

蓝河有些痛苦地扶住额头:“好吧好吧,你说得有道理……可是很抱歉,我真的不能接受你。”

   

他们的对话一旦进行到这个话题上,基本过程都是老生常谈,最后结果也都是无疾而终。

好在约修亚从不因他的拒绝而受到打击,平日里相处也还礼数周全,不然Omega躲他都躲不及。

学校周边挑到合适的房子不易,蓝河住下来还算舒心,再者两个人又签订了一年期的合同,这点小烦恼,就当是人际相处之中必修的考验了。

晚间他要把论文赶完,年轻的室友破了西瓜替他送过来,小心地问起他暑期的去向。

蓝河知道他在筹备一场目的地是中国大陆或者日本本岛的长途旅行,还替他做过旅行参考。

“我当然是回国了。”Omega抬头望了室友一眼,已经大约能猜到他心里的想法了。

约修亚的眼睛果然立刻亮了起来,像只摇着尾巴讨好主人的大型犬,看得蓝河忍不住失笑。

“不过很抱歉,我可能不能和你同行,”他又说,“因为回国之前,我要先去一趟纽约。”

  

—待续—

    

几个小问题:

1:河河和情敌的对话都是英文,然而我是个文盲,懒得翻译来写了,也不方便大家看;

2:情敌是个可爱的熊孩子,也不会有很重的戏份,希望大家关爱他;

3:那位塞尔维亚籍的球员是闹来·德约科维奇,希望有同好跟我一起吹吹我这位男朋友;

4:我是个文盲,对芝大的了解都来自我的某位学姐以及百度,万一有芝大校友被辣了眼睛,请原谅我的文盲,就把它当作架空的贵母校吧。

   

   


评论(99)
热度(110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