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二)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

   

第二章:

   

蓝河的春季Quarter结束在六月末,之后就是为期两个月的暑假了。他直飞纽约,落地时间比叶修早半天,是苏沐秋过来接的机。

因为苏沐橙这一次会跟着过来探望大哥,Omega也算是沾光,得了这位年轻有为的投资经理百忙之中的关照。
   
    

他们下榻的酒店在曼哈顿。上午十一点,纽约的早高峰时段已过,街道上虽然车水马龙,但并不滞堵,苏沐秋在国外多年,车载CD还听的古筝曲,放来古香古色,禅韵十足。

两个人现在算是师兄弟,谈起的话题也多与母校有关,Midway Plasaince上遍洒的金色夕阳,洛克菲勒礼拜堂的钟琴声,学院大厅里的杰出校友宣传板,学生年代的故事,虽然对苏沐秋而言早已是峥嵘往事,但蓝河还身在其中,一个追忆,一个品味,倒也相谈甚欢。临末了,苏沐秋还追问起这位小师弟的就业意向来。

Booth作为全美最顶尖的商学院之一,这一纸学历的含金量自然不必说,毕业生也大多进入了最顶尖的咨询公司,甚至每个人都有在华尔街就职的机会。

“你想留在美国吗?”苏沐秋问,“可以考虑考虑贝恩和麦肯锡,甚至想进BAC问题都不大。”

“不……”Omega迟疑了一下,“我还是想回国。”

苏沐秋讶异地望了他一眼:“就这几家咨询公司而言的话,其实美国总部的发展机会要比中国分部好得多啊。”

“我……不是太有这方面的追求……”蓝河不太好意思地笑笑,“况且,也不想和叶修两地分居。”

“叶修?”迎面撞上一个红灯,苏沐秋一脚踩住刹车,“他没跟你说?美国这边有家4A公司最近在和他接洽,想把他挖角过来,做北美大区的CreativeDirector。”
    
   
   
他说了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字,听得蓝河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他本科年代被老师提及得最多的公司,也是教科书上最吸引人的理想国,那一年就业意向调查,他的同学们更是大多把它当作了最梦寐以求的东家。不说北美大区,总部的CD,就算是亚太大区的这种机会,也足以令他们业内人疯狂了。

“这样的机会……他为什么不跟我说?”Omega讶然道,“这还用考虑吗?”

苏沐秋听得失笑:“我估计,他是想把你的择业倾向也纳入考虑范围里吧。”

“叶修从毕业开始就没换过东家,他这个人,说白了就是念旧,个人发展对他来说,远不如团队发展来得重要。这两年想挖他的公司太多了,不止这一家,他一直没放在心上,”苏沐秋又说,“至于这一次……他自己肯定是不想过来的,不过……”

这位Alpha的信息素是佛手柑,饶是蓝河已经被标记,不会受其影响,仍然觉得清新怡人。

“现在你们是伴侣关系,你的决定,你对自身发展的考虑,应该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他的选择。”

绿灯给他们放行,苏沐秋说完,只挑了挑眉,便回过头去专心开车,Omega望着车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川流不息的车行,不免有些怔忪。
   
    
    
研究生毕业之后的就业方向,他其实之前也偶尔考虑过。

Booth学院楼的大厅里陈立着一块杰出校友宣传板,有很多次,他上课,自习,甚至去交作业的时候,从旁途径,都会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来。

芝加哥的阳光是一种奶油般的淡金色,从大厅顶端的玻璃幕墙上照射进来,将上面的文字映得熠熠发光。那些辉煌的名字,每一个都是历史,每一个都代表一篇辉煌的红尘故事。

来到这里的人,又有谁不向往功成名就呢?

这一年蓝河要满二十七岁,比起他的许多同学,其实算是极其年轻的,但而立之年也已经近在眼前了。

许多时候他也犹豫,他到底怎么选择,何去何从,当初从广告行业出身,如今想来,那依然是他热爱的东西,转念MBA,是寻找另一种成就自己的可能,却没有想过彻底投身金融体系。

他想过把这一切交给叶修来决定,Omega本来就该依赖自己的Alpha,可是如今苏沐秋却告诉他,叶修也在等着他的选择。

蓝河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这两年,叶修越来越像一个完美的爱人,一个最善解人意的丈夫——或者说他本来就是——Alpha对Omega本能的控制欲被他收敛得极其隐蔽,他给他理解,给他尊重,给他一切他向往的天高海阔。

蓝河感激,庆幸,并且珍惜,所以他才会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走得坚定无畏。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两个人的未来其实早已经被绑定了。

他们的抉择从此息息相关,都不再只代表自己,也代表着彼此,代表着双份的责任。

而从前那些,不过都是Alpha对他的纵容和迁就罢了。
    
   
    
下午Omega小睡了一觉,醒来时临近五点,才起身洗澡出来,就听见外面门铃作响。

他匆匆套了件衣服便去开门,迎面撞上叶修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外,一身西装革履,手里还捏着根燃到一半烟。

两个人近三个月没见,这时候竟然有点冷场,蓝河低低地“啊”了一声,连忙伸手去接过他的行李箱,侧身让他进门。

“我按了三分钟的门铃,”叶修笑道,“还以为沐秋给错了房号,或者你在里面睡着了。”

“是才睡醒……”蓝河有点赧然,“刚刚在洗澡,估计是浴室里水大,没听到……”

“胆子够大的,敢把老公关在门外。”

Alpha要讨嘴上便宜,蓝河也早就习惯,自然笑眯眯地服软:“好了好了,老公我错了。” 
     
    
    
他们成婚两年,没什么可扭捏的,Omega对于他偶尔的小情趣已经应付得很自然,某些称呼也都喊得顺口。

Alpha正在解领带,听见这句,却陡然一愣,眯着眼睛转过身来。

蓝河这时刚刚洗完澡,只罩着一件白衬衣,浑身上下还透着未干的水汽,倚在门边望着他,雨水的气息清冽,像是拂晓时分才开的花朵。

清淡的烟草焦香骤然转浓。

叶修神色危险,一脚蹬掉自己的皮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走过来。

蓝河下意识地缩了缩,已经被他一把扣住后颈,扯进怀抱里,下一秒,凶狠的亲吻就不由分说地压了下来。

   

腿肉割没了,喝碗肉汤吧

    

—待续—

    

评论(49)
热度(94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