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喻黄]错位(2014喻文州生贺)



 

※手残黄少和话唠喻队的故事!

※ 脑洞开大了补不上,人物属性OOC见谅!

※感谢我们群里黄少的手残本体和喻队的话唠本体!

※喻文苏生日快乐,一年更比一年苏!

※改了下BUG。

    

    

    Part:A

    

    

2月9号大年三十晚上八点,黄少天拿过遥控器将家里的电视调到中央一台,然后坐回电脑前,正好看见电脑左下角那个QQ闪了起来。

他关上之前正在浏览的淘宝网页,慢吞吞地点开了那个跳动的图标。对话框弹出来的一瞬间,淡蓝色的10号微软雅黑字体挤满了视野。

——“少天,放假过得怎么样,我昨天下午六点就到家了,晚上陪亲戚家的小孩子玩他吵着要看我打荣耀,虽然我是很乐意不过总觉得小朋友这么早接触网游不太好的样子,果然他妈妈也不是很乐意。”

——“对了,今天是除夕了,有没有吃到家里的白切鸡呢?汤圆和年糕是糯米制品,记得少吃一点,不然会消化不好的。还有,虽然是过年也要多吃点蔬菜,保持营养均衡。”

——“荣耀网游里的新年活动今年奖品好像比往年丰厚一些,如果有空的话还是记得参加一下比较好。”

——“说起来叶修前辈最近在网游里面好像很活跃的样子,他还真是不服老啊。对了,你在家也要记得做手操。”

——“少天?”

——“你在吗少天?”

 

喻文州的消息来得很快,提示音滴滴滴滴响个不停。黄少天按下Backspace,把之前自己好不容易打出来的一大段话删除掉,然后回了一句:我在。

喻文州那边的消息停了。

黄少天接着敲了一句:队长你消息发得太快了,我跟不上节奏。

 

十秒钟之后,黄少天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像是预料到了一样,尽可能用自己最快的手速按下接听键,但那边喻文州的声音还是已经起了个头了:“少天你能听到吗?”

黄少天“嗯”了一声,不过喻文州显然没有停下来等他回答的意思,接着说他自己的:“年过得怎么样,家里亲人都到齐了吗?你不要老是对着电脑,抽空多陪陪他们,毕竟平时在外面也很忙,过节就好好过不要多想年后的比赛,我相信今年的我们也能拿到好成绩的。对了,小卢之前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在QQ上弹你你都不理他,说得很委屈的样子,我想……”

“队长,”黄少天咬着牙喊了一声,打断了喻文州的话,一脸不情愿地说:“我理他了,可是他跟你一样发消息那么快,而且发完马上就下了,我回的他都没来得及看到!”

 

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已经开始了,几副年年相见的老面孔正在致着乏善可陈的开场辞,长辈在客厅里招呼着跑回各自房间去的后人去看晚会,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弹出恭贺新春的广告小窗。黄少天听到电波另一端的人发出了很轻的笑声。

喻文州的嗓子很好,像玉石,也像早春三月的流水含沙,虽然在黄少天面前话很多很碎,但是最普通的家长里短也让他听起来觉得惬意,那种抚平心脏表层的褶皱的感觉,就像一泓流经沙漠的泉眼。

怎么也听不厌啊。

 

“队长你别笑我!”黄少天听出他那两声轻笑里带着的狭促,撇了撇嘴想为自己辩白,就听到身后母亲喊了一句“崽崽,唔好打个电话,过嚟睇晚会!”

忙应了一声“来了”,才扭头对着电话里说了一句:“队长我妈喊我去看晚会呢,我十二点再打给你拜年啊!”

接着很利落地挂了电话。

挂断之后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幸好没有让队长说最后一句话,不然他又要说教什么好好陪家长之类的话了。

其实黄少天是很愿意就这样听喻文州说到明年的。

不过这一天是个特殊情况,他有些坐立不安。

2月10号是喻文州的生日,撞到今年正好是年初一,黄少天想掐着准点给他发个生日快乐,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应该表白了。

他喜欢喻文州已经很多年了,无论是那个比赛场上站在夜雨声烦身后永远精准吟唱的术士,还是生活中站在他身后永远温柔地喊着“少天”向他交代一些琐事的队长。两个人的感情在漫长的相濡以沫里一点一点被烧热,纵然水面上还是一片平静,但是已经从下往上蒸腾起小小的水泡。

黄少天觉得,是时候将这一锅水烧开了。

 

这几年春晚的看点已经向微博转移,年三十的晚上仿佛成了各路段子手的主场,总归也不少各显神通吐得一手好槽的人。黄少天一边在家长面前装乖小孩一边捏着手机偷偷摸摸刷微博,主页上战队里的好友纷纷爆手速,满屏幕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撇了撇嘴果断选择了做了一个看客,反正他手速的硬伤摆在那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是哈不过别人的。

他点进了喻文州的主页,看见最近的微博还是前天放假时候发的,叮嘱战队里的各位一路平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被他额外拓展写满了整整140个字,连标点都不差一个。

这个话唠。黄少天心里默默腹诽了了一句。末了又觉得这话有点别扭,好像有哪里不对一样。

重新回到主页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人开始给喻文州发生日祝福了,虽然寿星明显不在线,不过以喻队在职业圈内的好人缘以及粉丝中的好形象,这祝福大军来得气势汹汹,每次刷新都会有新的贺文贺图以及联盟中其他职业选手的祝福被刷出来,黄少天看着他们微博里无一例外圈着的那个熟悉的名字,心里生出一些隐秘的自豪和一点醋意。

自己的队长这么受欢迎……真是一件好事。

唔,或许也不那么好。

 

十一点四十五分的时候,窗外开始陆陆续续炸开大朵烟花,噼里啪啦盖过了电视里欢歌热舞的乐声和笑声。家里的小孩子有些好热闹的,已经打开门下楼去凑热闹了。

黄少天退出了微博,调出短信界面,拖着这辈子最慢的手速,开始编短信。

“队长,生日快乐。”

这一句是肯定放在最前面的,关键是后面的怎么写呢?

“我喜欢你”?好像太直白了点。

“我们在一起吧”?还不如上一个呢。

“做我男朋友”?喻文州看到了估计会无语掉。

……所以到底该怎么写?黄少天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电视里已经传来数秒的声音,窗外的烟花声更大了些。黄少天抬起眼帘,看向外面缤纷的天空,银河冰雨溢彩流光,仿佛就是这些年他和喻文州在一起的生活,他们身披的荣光,他们共同走过的人生中最璀璨的部分,。

 

零点整的时候,黄少天按下了发送键。

——“队长,生日快乐,今年还要在一起。”

几乎是同一时间,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来自千里之外的人的短信先他一步送到了。

——“又过了一年了,该在一起了吧。”

 

黄少天愣了半分钟,旋即反应过来。

所以自己提前十五分钟准备还是没有拼过他的手速啊摔!!

不过——

他抿着唇笑起来:难得那个人没有话唠啊!

 

 

Part:B

 

 黄少天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习惯性了拿起手机看时间,2月9号晚上23:57分,他才睡了一个半小时不到。

身边的喻文州被他的动作惊动,睡眼惺忪地翻过身来,柔声问:“怎么了,少天?”

黄少天愣了愣,待思维清晰了一点,才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地说:“队长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你的话很多但是我是个手残啊不对我的意思是我的手速很慢然后我给你表白发短信的手速都没有拼过你你说丢人不丢人来吧我采访你一下你在我梦里手速完爆我你有什么感想……”

“感想?”喻文州温柔地打断他,又低低笑了一声,还是梦里那种玉石一般的嗓音,他说:“不敢想。”

黄少天“咦”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旋即很开怀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队长你不用这么厚道的没什么感想也还是可以想一想的我跟你说其实手速差一点真的没什么的毕竟你是我的队长……唔!”

 

对付话唠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吻封缄,和话唠过了好几年日子的喻文州当然清楚这一点。

他的吻很轻,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温温软软,却又藏着暗劲,成功让黄少天的大脑空白成一片。

唇瓣辗转厮磨,彼此的气息交缠熨帖,直到怀里的人呼吸都有些打颤。

喻文州伸手揽住他,轻声说:“梦里的事别乱想了,睡吧。”

 

黄少天把头埋进他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队长,生日快乐。”他说。

话音刚落,手机传来“滴”的一声准点报时。

——十二点整了。

 

-Fin-

评论(4)
热度(14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