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带你远行

※好久不见的温暖三十题。

※最近文力不足请见谅QAQ。

※但我还在写,荣耀永不完结。



 

蓝河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看见叶修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年前就辞去了蓝雨俱乐部的工作,北上H市定居,顺便也终于和自己网恋三年认识五年的男友生活在了一起。

说起来两个人的关系在蓝溪阁高层里面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毕竟长久的远距离恋爱也不是那么好瞒过身边人的。叶修作为职业选手,白天一直很忙,有时候训练摸鱼偷偷摸摸开个视频,蓝河在这边又不好不接,偏偏还是上班时间,工作室里人来人往,难免有个别眼睛尖的被蓝桥电脑屏幕上出现联盟里某传奇人物的脸这一事实惊掉了下巴。

蓝河支支吾吾承认了他和叶修的确是在一起的时候,连向来惜字如金的梁易春都活脱脱演绎了“在即将出嫁的女儿婚礼上难以自持的父亲”这一极具挑战性的角色,并且很大方地吐出了完整的一句“你他妈在逗我?”

后来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慢慢接受了这种略魔性的设定,毕竟大神放到生活中也不过就是个凡人,谈个恋爱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这个大神夫人……还是他们的老同事。

所以三年之后,当蓝河向俱乐部高层递交辞呈的时候,春意老从电脑屏幕上抬眼望着他,很淡定地问了一句:“H市?”

蓝河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带着一点腼腆笑意地,点了点头。

 

叶修这一年三十岁,是风华正茂的而立之年,不过作为职业选手而言,简直老得可以进棺材了,这个荣耀历史上被称为传奇的封神人物,在这片热血的土地上征杀的时长,本身都足以成为另一个传奇。所以当他在这个赛季的比赛全部落下帷幕后,突然宣布退役的时候,所有人都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这一天是他退役的新闻发布会召开的日子。

蓝河一早上班去的时候就知道叶修这一天会很累,兴欣众多事务的交接,各路媒体的采访,对于他这个三次元技能点显然没有点够的死宅来说,绝对是够焦头烂额的,所以当蓝河推开家门,看到他缩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这个人,就这么退役了啊。

蓝河搁下手里的买的菜,走进卧室里取了条毯子出来想给叶修盖上,没想到刚刚走近,原本睡得好好的人突然抬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叶修睁开眼,目光里还带着一些未散开的倦意,哑着嗓子道:“你回来了啊,快去收拾东西,给你老板打个电话请假,陪我出去呆几天。”

蓝河一愣,柔声便应道:“好。”

 

结果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人的行动力,真真切切站在这座名为凤凰的小城的青砖小街上的时候,蓝河才意识到所谓的“出去呆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叶修并不是个浪漫到耳闻过凤凰“中国最美小镇”的大名的人,只是那天心血来潮上网搜了一下,随手点进一个刚从西藏回来的女人在凤凰写下的游记,便就这么定下了目的地。

第一天到达这个湘西小镇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凤凰的夜景久负盛名,蓝河来之前在网上看过很多图片,流水碧波,辉煌灯火,吊脚楼霓虹灯,辉映着沱江莹莹发亮,那时候觉得美,美却美在恍惚里,并不真切。这时候身置这片灯火中,才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红尘世外的烟火。

叶修对这些东西向来冷感,不过看见蓝河一脸激动,一双眼睛被灯火照得闪闪发亮,还是心情大好。

这个时节,凤凰的很多家庭旅馆尚有客房,蓝河挑了虹桥下游的一家临江旅馆,入住的时候心里默默庆幸幸好六月还不是旺季,不然就叶修这显然不知道提前订房这一保险措施的迟钝,估计要露宿街头都说不定。

客栈老板娘是个很和善的中年妇女,登记的时候听说他们两个住单人间,习惯性地攀谈道:“兄弟两个感情好啊。”

叶修闻言把蓝河往怀里一带,半真半假地说:“我们俩不是兄弟,他是我媳妇。”

老板娘一愣,然后笑着低下头去办理登记手续,末了把房卡递给叶修,别有意味道:“小伙子挺浪漫啊,祝幸福。”

蓝河从他怀里挣出来,张口想反驳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人已经退役了,从此之后将不属于荣耀,不属于镁光灯,纵然他会换一个方式在那片热血的土地上继续征杀,然而也有一个曾经蓝河不敢肯定的定语终于落实下来,这个人会是蓝河的叶修。

蓝河的,叶修。

 

放下行李之后两个人出门吃东西,依照老板娘的建议去寻烧烤街。这时候天色已晚,游人并不太多,但沱江对面的酒吧街还是热闹喧嚣。叶修拉着蓝河的手在青砖小道上缓缓的走,沿街有吆喝着卖花环的苗家阿妈,沱江边传来苗女清脆悠扬的歌声,流水潺潺,酒吧街放着的乐声隔江飘来。

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偏偏生出一种蒙昧的宁静感来。

湖南六月已经入了暑,两个人都穿着短袖衬衫,这时候到了夜间,又是江边,凉风从水面上扑来,带着潮湿的腥气一波一波地打在裸露在外的小臂上,有一些冰凉的触感。叶修的掌心却很暖,熨帖地将蓝河的手温柔裹住。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蓝河先开口,问:“所以为什么突然要决定出门旅行啊?”

叶修正叼着一根烟,闻言眯起眼,含糊不清道:“退役了出来散散心。”

蓝河小声嘀咕:“你这么懒,难得有这个心思啊。”

叶修手上使力把他拽得靠近了些,又把嘴里的烟抽出来捏在指间,带着笑意问他:“我怎么就不能有这个心思了?”

蓝河撇过头去佯装看天。

 

他们在一起三年了。从叶修的二十七岁到三十岁,从蓝河的二十五岁到二十八岁。

感情来得不算早,但至少诚恳且安定。

之前是异地,加之各自的工作都忙,感情被当做生命里被迫靠边站的部分。现在叶修退役,蓝河北上H市定居,他们谁也不说,各自为感情做出自己的退让。结果终于在得到长久的相处时间之后,原本就在这方面十分笨拙的两个人终于有些不知所措了。

蓝河想:以后还有很多这样的日子,他们会在一起,若说时光寸金,那他们都是富有的人。

他感觉到叶修牵着他的手收紧了一点。

 

烧烤街离他们所住的旅馆不远,就在虹桥桥头,远远望去烧烤摊一家挨着一家,灯火连着灯火,炊烟四起。

 叶修牵着蓝河随便捡了个摊子坐下来。蓝河是G市人,不太能吃辣,点菜的时候特意交代了老板放得清淡些。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昏黄的灯光渲染开薄薄的夜色。

他们邻桌是两个学生模样的姑娘,点的菜已经上桌,正在拿手机拍照,兴高采烈地用他们听不懂的方言攀谈着,笑容洋溢在年轻的脸上。

蓝河有些羡慕地偷偷拿侧眼瞟她们,说:“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像她们一样多出来走走。”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来点烟,边道:“我像她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是联盟冠军了。”

蓝河吐了个槽心说真不要脸,抢下他的烟恶狠狠道:“少抽点你。”

叶修被抢了烟,也不恼,伸手一把握住他的手:“现在开始也不迟的。”

“啊?”

“出门旅行啊。年轻的时候把所有的精力交给了荣耀,现在年纪大了,荣耀留给后人传承好了。”他说得带些痞气,带着一丝隐晦的期待和伤感。

旋即又被释然所取代。

 

这时候老板把他们点的烧烤端上了桌。精心挑选的食物泛着油光,冒着腾腾的热气。

蓝河凝视着对面的那个人。

他已经从神坛走下来,走进和自己有关的烟火红尘。

 

他看见叶修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捏住自己的手腕,语气里是从没有过的认真。

他说:“以后每年一次啊。”

——我带你远行。

 

—Fin—


评论(15)
热度(26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